欢迎来到中国农工民主党六安市委员会官网!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 页> 文化园地>文化园地>读《西南联大行思录》

读《西南联大行思录》

日期:2018/9/6  文章来源:刘保明  阅读次数:32次  [ 关 闭 ]

    “不用考勤不上班儿,天天都是星期天儿。”我现在真是个大闲人。每天看书、看电影、听音乐;睡得晚,起得也晚,少有人打扰,悠然自在。

    上午,读女儿购买的一本书《西南联大行思录》,发现书中记述任继愈先生家住南沙沟的文字:“冯先生的妹妹冯钟芸到昆明后与任继愈相识、喜结连理。2000年夏天,在南沙沟,阳光洒进屋子,冯钟芸那淡淡的话语里透出漫长的思念........。”于是,我忽然记起来,任先生在《竹影集》的“前言”里的落款是“南沙沟”。任先生写文章常常提到家在三里河,但我并没有联想到南沙沟。前几天,我还特意去南沙沟拜访杨绛先生故居,却还不知道任先生和杨绛先生同住一个小区。任先生在世时曾送我一张名片,上面印的是他在国家图书馆的地址:“中关村南大街33号”。当然,我也没太留意任先生家的住址。


    任先生是1977年搬进这个小区来的,与杨绛先生差不多同时搬来的。杨绛先生是从干面胡同搬来的;任先生是从北大中关园搬来的。任先生在北大旧屋窗前有竹一丛,搬家时,移到南沙沟几竿,栽在窗前。竹子生命力极强,任先生说,没有花时间照顾它,居然长满了半个院子,还向左右滋蔓,延伸左右邻居的庭院。从任先生的叙述便知,他家是住在一楼。南沙沟小区树木茂密,人户虽多但十分幽静。任先生说,看书看倦了,抬头看看竹子,绿色满眼,“对我这个多年患眼病的人,不啻是一副清凉剂,很有益。”任先生还赞美竹子:“冬天,树叶子脱落了,竹影斜映到窗子玻璃上,颇像水墨画。水墨画不会动,婆娑摇曳的竹影,往往能启发一点灵感,停滞的思路又活了。”诗人杜甫诗中不大喜欢竹子,称为“恶竹”。也许他住处的竹子太茂密,太多,才引起杜甫的反感。而任先生深为竹子叫屈。他对竹子有好感,“竹影映窗,使人心静,它成了天天见面的朋友了。”“记得在西南联大时,住在靛花巷,窗外也有一丛竹子,那是毛竹,高与楼齐,看书倦了,看看竹子,也解乏。那是从楼上看竹,现在离得近,只有一窗之隔,更有一种亲切感。”

任继愈,山东平原人,出身将门。因为父亲希望他能够继承韩愈文章,故取其名。任继愈先生是新中国以来,最早成熟运用马克思主义历史唯物观研究中国文化的学者之一;他是最早为毛泽东所注意到的哲学史家,被毛泽东誉为“凤毛麟角”。

任先生在西南联大8年,从本科生到研究生,后又在联大任教。在《西南联大行思录》一书里,作者张曼菱自2000年起,在南沙沟曾多次拜访任先生,对任先生在西南联大的情况有比较细致的记述。我与任继愈先生相识于2002年4月,中国社科院世界宗教研究所有一个“关于无神论研究”的课题,组长是任继愈先生,杜继文先生和李申博士是副组长。这项课题分设一个子可课题“青少年无神论教育研究”,目的是在学校里对青少年开展无神论教育。社科院宗教所原所长杜继文先生邀请他的好友、山东老乡北京教育科学研究院的纪秩尚先生担任课题组组长,由于纪先生年事已高,便邀请我担任执行组长(当时我还兼任中国科协教育专家委员会学术委员),成立了20余人组成的课题组,开展了近五年的研究,取得的成果获得了社科院和北京市科委的一等奖。这期间,我在他的领导下开展课题研究。同时,任继愈先生担任中国无神论学会理事长期间,我担任学会的理事,与任先生接触也比较多。这个情况,我将专文记述,这里就不多言。

    任继愈的夫人冯钟芸先生,当年在西南联大中文系读书,师从朱自清、闻一多、陈寅恪等。毕业后留在西南联大中文系教书。抗战复员,在清华中文系当教师。清华文科合并到北京大学,她又成了北大中文系教师,在古典文学教研室,担任“中国文学史第二段(即魏晋南北朝段)及专题课:“杜诗研究”等。新中国成立后,教育部统一编写中学各科教材。主持这一工作的叶圣陶先生将冯钟芸借调到人民教育出版社数年,编写教材,之后又回到北大中文系教书,是全国中小学教材审定委员会委员,全国妇联执委会委员。著有评论集《杜甫研究论文集》、人物传记《庄周》《屈原评传杜甫评传关汉卿评传》等。

    2002年5月,我曾认真拜读冯钟芸先生的《芸叶集》和任继愈先生的《竹影集》,这两本书都存放在我的书柜里的显眼位置,我经常要拿出来翻阅。他们的文章,需要反复阅读,才能理解其中之意。


    钟芸出生于一个显赫的学术家族,他的父亲冯景兰是我国著名的地质学家,1916年考入北京大学预科,1918年赴美,1921年毕业于美国科罗拉多矿业学院。1923年毕业于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研究院获硕士学位。回国后先后在河南大学,清华大学任教授等职。1952年起任北京地质学院教授。1957年被选为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他是中国矿床学重要奠基人之一。

    冯景兰育有三男三女:冯钟豫、冯钟芸、冯钟潜、冯钟广、冯钟燕、冯钟潮。三个儿子除钟豫是水利专家(在台湾)外,钟广、钟燕都继承父业,研究地质矿床是地质学家。钟芸是北大文学教授。冯钟潜是高能物理所的研究员。冯钟潮是清华毕业生,中科院金属研究所研究员。早在20年代,冯景兰就在广东考察发现了红黄色砂质岩经过风化以后形成的一种特殊的地文现象,他把这种地文现象命名为“丹霞地貌”,这一命名一直为国际地质学界所沿用。冯景兰虽不像其兄冯友兰那样名声显赫,在地质学界却也是一块丰碑。

    冯钟芸的大伯冯友兰(冯景兰的哥哥)是中国著名的哲学大家,他的著作《中国哲学史》、《中国哲学史新编》、《贞元六书》等已成为20世纪中国学术的重要经典,对中国现当代学界乃至国外学界影响深远被誉为“现代新儒家”冯钟芸的姑姑冯沅君是文学史家,曾受鲁迅称赞的五四时代著名女作家,时有“黄(庐隐)、凌(叔华)、冯(沅君)、谢(冰心)”之称。新中国成立后第一位女一级教授。冯友兰、冯景兰、冯沅君他们三人以“三冯”享誉学术界。在河南唐河,“冯家三兄妹”的故事可以说是妇孺皆知,唐河乃至整个南阳地区不但因冯家而骄傲,而且还因之形成一种好学求知的良好风气。

冯钟芸的堂妹冯钟璞(即宗璞)是我国著名的女作家。著名哲学家张岱年是她的堂姑父。据不完全统计,冯家三代在科技、文化界教授级的人物就有三十多人。

    在我心里,任继愈、冯钟芸先生的家族及其学识都是值得我们深入了解、学习和研究的。(2017年11月2日写于北京)

版权所有:中国农工民主党六安市委员会  皖ICP备10201416号-2
  地 址:六安市政务服务中心三楼 电 话:0564-3933607  技术支持:金蜘蛛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