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中国农工民主党六安市委员会官网!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 页> 文化园地>文化园地>我眼里的任继愈先生

我眼里的任继愈先生

日期:2018/9/6  文章来源:刘保明  阅读次数:14次  [ 关 闭 ]


    任继愈先生是一代大师,也是我敬重的长辈。2000年3月,北京教育科学研究院纪秩尚先生自选一项课题“青少年无神论教育与实践研究”,并在北京市教育学会十五期间教育规划课题立项,由于纪先生已经退休多年,就邀请我做课题执行组长,与他一起开展研究。2002年4月由中国无神论学会倡议,联合北京教育科学研究院,并得到北京市科协和北京市反邪教协会全力支助,启动了《关于在青少年中开展科学无神论教育与研究》课题,仍由我担任课题执行组组长。这个课题组是由中国社科院宗教研究所、无神论学会、北京教育研究院和十几所中学共同构成课题成员。社科院宗教所原所长杜继文先生、李申博士、反邪教协会孙倩同志和《科学与无神论》杂志社都是该课题的负责人。2002年上半年,6课题组在北京八中举办了8场“科学无神论与青少年世界观教育》系列讲座,邀请任继愈、何作庥、杜继文、李申等先生讲解了无神论的基本知识及其意义与作用。这个讲座由我主持,第一场就邀请到了任继愈先生,他讲的题目是“无神论教育与科教兴国”。我就是在这次讲座上认识任继愈先生的。任先生担任中国无神论学会会长期间,我是无神论学会的理事。这也是因为我对个课题研究有所贡献,所以无神学会发展我担任学会的理事。由于有了这一层工作关系,我与任继愈先生有过多次接触。

    在我眼里,当然,在世人眼里,任继愈先生是一位高山仰止的大学问家。任继愈生于山东省平原县一个传统的四世同堂大家族,他的父亲毕业于保定军校,是国民党少将,曾经参加过抗日战争。他是新中国以来,最早成熟运用马克思主义历史唯物观研究中国文化的学者之一,也是最早为毛泽东所注意到的哲学史家,被毛泽东誉为“凤毛麟角”。这个段历史,我曾听纪秩尚先生给我讲过。20世纪50年代,任继愈就把对佛教哲学思想的研究作为研究中国哲学的组成部分。从20世纪50年代起起,他连续发表了几篇研究佛教哲学的文章,受到毛泽东的高度重视。《毛泽东文集》里有一段话:“世界三大宗教(基督教、伊斯兰教、佛教),至今影响着广大人口,我们却没有认识,国内没有一个由马克思主义者领导的研究机构,没有一本可看这方面的刊物......用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写的文章也很少,例如任继愈发表的几篇谈佛学的文章,已如凤毛麟角,谈耶稣教、伊斯兰教的没有见过。”


    1959年10月13日,任继愈被毛泽东接见。刚见面,毛泽东的第一句话就说,任先生,你写的那些文章我都读了。接着,毛泽东就讲研究宗教问题的重要性。毛泽东说,我们过去都是搞无神论,搞革命的,没有顾得上宗教研究这个问题。宗教问题非常重要,要开展研究。毛泽东还问到,北大有没有人研究宗教,任继愈回答毛泽东,除了他研究佛教以外,还没有人从事这方面的研究。毛泽东接着又问任继愈,道教和福音书有没有人研究,任继愈回答说,基督教也没有专门研究。毛泽东说,这样不好。毛泽东又问任继愈,哲学系一共有多少人,任继愈据实回答了数目。毛泽东有些奇怪地问,既然这么多人,为什么没有人研究宗教问题?一定要抽出个把人来研究这个问题,不能忽略,包括基督教、佛教、道教,慢慢来,先做着。

    任继愈后来说:“当时,毛主席忽然把我找去,我战战兢兢的,以为出什么问题了,能惊动主席。没想到,见面第一句话,主席说,你的书我都看过,我们过去都是搞无神论,搞革命的,没有顾得上宗教这个问题,宗教问题很重要,要开展研究。”任继愈接着说:“1963年冬天,周恩来访问亚非十四国后,给中央写了一个报告,建议加强研究外国的工作,筹备建立包括以美国、苏联为对象的14个研究所。毛泽东同志1963年12月31日在这个报告上作了批示,要求增加对世界三大宗教(基督教、回教、佛教)的研究。我于1964年受命组建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

正因为有了毛泽东的这个批示,1964年,中国社会科学院众多研究所里面,增加了世界宗教研究所。这个研究所是任继愈参加筹备并一直担任领导工作的,当时设在北大,先由中宣部负责,具体做工作的有当时在中宣部的于光远、北京大学校长陆平、国务院宗教局长肖贤法。工作开展起来以后,研究所又办了一个刊物,叫《世界宗教研究》,在国外影响很大。

    任继愈曾在接受一家媒体采访时说:“我为什么研究宗教呢?我是研究中国哲学史的,研究到汉魏以后就研究不下去了,遇到了障碍,这个障碍就是佛教。佛教我以前没接触过,知道得少。可是宋明理学家都是搞佛教的,所以我决定要开始研究佛教。当时毛泽东问我做这方面研究的学者有几个?我说佛教就我研究,别人都不研究这个,都研究马克思主义。他说,你回去找个助手帮你一起研究宗教吧。”在毛泽东的支持下,任继愈开始以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研究宗教学。

    任继愈把总结中国古代精神遗产作为自已一生的追求和使命,致力于用唯物史观研究中国佛教史和中国哲学史。在用马克思主义总结中国古代哲学的工作中,任继愈时做得最好的一位。 2017年11月4日写于北京)

版权所有:中国农工民主党六安市委员会  皖ICP备10201416号-2
  地 址:六安市政务服务中心三楼 电 话:0564-3933607  技术支持:金蜘蛛网络